您的位置  杭州经济  杂谈

杭州数码市场老江湖却说已被iPad“伤”了一个月

3月18日晚,苹果公司发布全新的iPad Pro。正在辅导女儿写作业的杭州数码产品卖家老王看到后,发了一条朋友圈:“全新的iPad Pro静悄悄来了,一点预兆都没有。香吗?香,又不香。”

老王这样说,是因为过去这一个多月里,他被iPad“伤”到了。

“卖得比官方零售价还高, 这么多年是第一次”

老王在杭州百脑汇市场有个小铺位,主要卖手机、平板电脑一类的产品,已经做了十多年,回头客不少,是个老江湖了。

今年春节前两天,市场按惯例歇业,老王带着老婆孩子去了千岛湖的丈母娘家过年。虽然当时已有很多关于新冠肺炎的新闻,但由于正月初六就会开工,老王像往年一样,把库存产品全都留在杭州,只带了几套衣服就去了千岛湖。

1月28日(正月初四),老王开始在线上接单,当时买华为高端手机的人不少,很多是被疫情闷在家里的人换手机打游戏。那几天只有顺丰和闪送接单,运费很贵,同城送一单要50多元,但照样有人买。

老王手头没货,市场里有个同行微信群,平时就经常互相调货。这次春节也一样,大家照常接单、发货,偶尔在群里开开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快速上升,各地纷纷升级管控措施,杭州也不例外。老王出不了村,回不了杭州,市场也第一次通知推迟复市,2月3日也就是正月初十开始营业。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续有老顾客在微信上问老王,手头有没有iPad,他们要买。老王这才留意到,各款iPad的价格已经涨了不少。

按照往年的行情,春节最好卖的并不是iPad等平板电脑,而是中高端手机。因此,年前老王并没有囤iPad,手机倒是备了不少。并且,市场歇业前,iPad的价格普遍比官方零售价低。比如多数人买的10.2英寸规格,128GB容量的官方定价是2999元,节前市场价只卖2700元左右,买的人也不多。

转眼到了正月初八,这款iPad已经涨到接近3000元。

“本来应该是2月9日也就是正月十六开学,但当时通知3月1日前不开学,由各学校组织上网课,iPad比较适合,价格就被炒起来了。”

同行群里,每天都有人发布iPad需求,很快,年前准备的库存就消化得差不多了。调货价格一天变几次,每次加几十元,很快就超过了官方零售价。到了原定开学的日子,128GB容量的iPad市场价卖到3400元,比节前涨了700元,也比官方零售价贵了400元。

“iPad卖得比官方零售价还高,这么多年是第一次。”

一天设五六个闹钟抢货

2月11日,老王一家终于回到杭州,此时市场仍未复市。老王有一些产品放在市场里,但按规定,他要居家隔离一周,没法拿出来。他到处找iPad货源,苹果官网早已全线断货,发货时间显示要4周;苹果的授权经销商苏宁也没有货,部分平台倒是有少量现货,但价格都很高,他不敢拿。

由于香港也开始对内地实施入境管控,加上很多上游经销商迟迟不能复工,老王原来比较依赖的水货渠道,这个时候也几乎断了,他和同行们都无米下锅。

居家隔离期间,老王一天设五六个闹钟,紧盯各大电商平台抢货,终于在京东抢到一批以官方零售价销售的iPad,有十多台。但还没来得及庆祝,老王就发现,同行们也抢到了,经验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平时一般不会有人囤iPad,因为这个产品上市以后,价格就会往下走,从来没有卖过比官方价格还高。市场一下子多了那么多iPad,说明上游卖家在大量出货,后面情况不妙,如果不尽快抛出去,很可能就砸在自己手里。”

于是,隔离期一到,老王骑着电动车满杭州送货。

“一天骑150公里,屁股都坐痛了。当时正是杭州新增确诊病例最快的时候,既要担心感染病毒,又要担心iPad价格跳水,每天都很紧张。”

最后,这批iPad以每台亏四五十元的价格全部抛了出去,松了一口气的老王自嘲当了一回“杨白劳”。

价格疯涨但其实没赚什么钱

可就在老王全部抛完的时候,iPad价格又涨起来了,而且势头更猛。128GB容量那款,最高涨到3700元,比官方零售价足足高了700元,这让久经沙场的老王目瞪口呆。

正好这段时间,他将年前持有的一只横盘已久的重仓股卖了,没赚到钱。结果刚卖出,股价就连续上涨,气得他自罚两天不吃午饭。

“一买就跌,一卖就涨,我们这行,最怕来这种事情,但怕什么来什么,有什么办法。”

老王只好再次找货,但这次更紧缺了。上游渠道商告诉他,苹果产业链很长,据说核心部件供应问题不大,但一些不起眼的小部件,因为工厂未能复工,反而成了卡脖子的短板,导致整个市场供应不足。

在此期间,老王见识了iPad不可思议的价格上涨。

城北一位医生联系老王,要买一台iPad给孩子上网课,老王说,新款都断货了,只有旧款还可以想办法调货。客户说也可以,老王找同行调了一台送货上门,第二天客户说机器坏了,打不开。老王又拿一台新的换了回来,自己把故障机修好,当二手机卖,结果第二天就被人买走了,比新的那台还贵了600元。

有些老顾客来买iPad,老王直接告诉他们价格太高,不如去有补贴的电商平台买,但他们兜了一圈又回来了,因为也都没货,还是要找老王想办法。

年前,老王给一个做办公设备的朋友代销打印机,进了7台,一直没卖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打印机也成了家长们的刚需,特别是Wi-Fi版的小型打印机,很抢手,很快就卖完了,同样比官方零售价还高(加价四五百元的样子)。此外,笔记本也要加价八九百元。

3月2日,老王送完货回到市场,发了一条配图是iPad的朋友圈:“多花700也得买,很少见这么疯狂……”

不过,价格虽然美丽,但老王说销量其实是下降的,而且他也没赚什么钱。

“我们本来就是靠低价做生意的,现在iPad卖得比官方价格还高,买家自然流向其他渠道去购买,加价越多,我们的优势就越不明显。”

经过三次通知延迟后,百脑汇市场终于在2月27日复市,老王连发几条朋友圈,和老客户们打招呼,不过市场里人气一直不怎么旺,往年复市后的热闹景象,今年不见了。老王一直期望市场能够免除2月份的租金,等了一个多月,市场终于在3月17日通知减免22天租金。他的铺位能减免5000元出头,多少是一点安慰。

价格稳定了 但绝大多数还是要加价

进入3月中旬,iPad的需求趋缓,价格终于平稳下来,不过目前除了个别型号略低于官方零售价,绝大多数型号还是要加价,有些还是断货。

另外,虽然目前国内疫情已基本结束,但北美和欧洲还在快速蔓延,多个国家也宣布学校停课,企业居家办公,苹果已经开始在全球对iPhone和iPad限购,每人只能买两台,这说明iPad一类的产品将继续紧缺。

这不是老王和他的同行们想看到的情况,因为意味着他们将继续生活在电商平台的阴影下,市场空间会越来越小。他希望一切尽快恢复正常,否则今年在杭州买房安家的计划,就有麻烦了。

至于苹果官网昨日已开售部分机型(11英寸Wi-Fi版)的新iPad Pro,老王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卖。这款产品看上去很美,但国内第一波购买高峰已经过去,接下来会怎样,他看不清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深入分布式缓存
  • 编辑:金希澈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