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文化  教育

虎林寻虎

杭州古称钱唐、武林,更早时又叫虎林。对于“虎林”这个称谓,历史上有争议,南朝刘道真《钱唐记》说“山有白虎,常踞于其巅,不食生物,惟饮涧水,故曰虎林”。宋叶绍翁《四朝闻见录》说:“虎林即灵隐山,因避唐(高祖李虎)讳,改为武林。”明杨正质《虎林山记》说:“钱氏有国时,山在城外,异虎出焉,故名虎林,音讹为武”……明郎瑛为此写过一篇《虎林考》,他赞同杨正质所言,认为叶绍翁的避讳论有误,因为唐之前的官史记载中已有武林一词。对于上述种种说法,笔者才疏学浅,不敢妄语,只是想问,既称虎林,是否真有老虎出没

                                                                                             ---顾国泰

1 史籍记载中的虎

钱唐县的建置始于秦,当年作为钱塘江下游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中小县,文字记载极少,那时的虎大多是种民间记忆,夹杂在神话与传闻之中。自南宋起,因杭州成为驻跸之地,有专门的机构与史官在当一回事地运作,所以开始有“理宗三年,小麦岭有二虎为患”;大中祥符九年(1016)三月,“渐江侧,昼有虎入税场,巡检俞仁佑挥戈杀之”等记载。到了明清时期,“虎患”似乎多了起来,如明成化间“钱塘黄梅山、瓜藤山、西山、九里松、暗山、西坞山、石和尚山、荆山、万松山均有虎”;成化“五年夏六月,虎由云居山入城中三茅观,次日猎而毙之”;“弘治初,钱塘安溪山多虎患,猎人捕之,一日而获三虎”;“嘉靖二十五年秋七月,杭州属县诸山虎聚成群,白日入民家伤人,道路无独行者,死伤不可胜计,余杭尤甚”;“万历二十四年十月,本府钱塘定北五图,乃至各乡村虎曾为灾,伤人及畜甚众,本乡某等来求禳解”……

清代,虎林之虎有增无减:“顺治二年,虎入城”;“九年十月,虎至青春门外”;“十一年四月,有虎入城,踞云居山获之”;“顺治十年四月,是月浙江杭州府巨兽食虎。余杭诸乡多虎,一日太璞山有兽高八尺,长丈余,紫鬣白身黑尾,逐虎食之,虎患遂息”;康熙初,“范忠贞承谟抚浙日,杭之西溪有虎攫人,遣卒往捕”;“三十八年十一月,仁和大雄山有白虎,顶有独角,率四虎行林间,数日而去,不伤人畜”;“万松山又名界山,其侧山多松竹薪莜,兽有虎兔麂鹿”;“粟山西为黄山,境中多虎”……

明清笔记中也有,如“仁和七都地名葛墩,有土地庙,败壁四达,正德时有王姓时寄宿于庙,一夕见虎入庙,叩头于神而去”;“雍正三年八月,有虎夜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 标签:学校风流魔君
  • 编辑:金希澈
  • 相关文章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