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杭州资讯  信息

明代杭州有多少人口?“世界大都市”当之无愧

(日)狩野永纳翻刻明代宋宗鲁《耕织图》

用粮食消费数量来估计杭州的人口数量,这个方法还是比较科学的。但李伯重说“江南城市人均食米量,男女老幼合计,每人岁食米以3石计”

显然过于高估了明代晚期发达城市的大米消费量。一石大米相当于现在的153市斤,3石米就是459市斤。

这个数字用来估计明代全国包括农民和小城市的居民在内的粮食平均年消费量或许合适,但用于估计明代杭州这样高消费的大都市就不合适了。

按照大量明代笔记的论述,明代晚期的市民在饮食消费上,已经颇为奢侈,副食品消费的比例相当高。

如河南等地的就是和尚也都喝酒吃肉“无论僧行,即不饮酒食肉者百无一人”[1]。

山东郓城县的百姓“饮食器用及婚丧游宴尽改旧意,贫者亦捶牛击鲜,合飨群,与富者斗豪华,至倒囊不计焉”[2]

(日)狩野永纳翻刻明代宋宗鲁《耕织图》

至于杭州苏州这样的南方大城市就更不必说了,王士性的《广志绎》里说:

“杭俗儇巧繁华,恶拘检而乐游旷,大都渐染南渡盘游余习,而山川又足以鼓舞之,然皆勤劬自食,出其余以乐残日。男女自五岁以上无无活计者,即缙绅家亦然。城中米珠取于湖,薪桂取于严,本地止以商贾为业,人无担石之储,然亦不以储蓄为意。即舆夫仆隶奔劳终日,夜则归市肴酒,夫妇团醉而后已,明日又别为计”[3]

明《湖山胜概》(局部) 陈昌锡著

法国国图藏,明万历年间彩色套印本

陆楫在《蒹葭堂杂著摘抄》里说:

“吴俗之奢,莫盛于苏杭之民。有不耕寸土而口食膏粱,不操一杼而身衣文绣者,不知其几何也?盖俗奢而逐末者众也。只以苏杭之湖山言之,其居人按时而游,游必画舫肩舆,珍羞良酝,歌舞而行,可谓奢矣。”

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更是把明代晚期他能想到的副食品都列举了一遍:

“越中清馋,无过余者,喜啖方物。北京则苹婆果、黄鼠、马牙松;山东则羊肚菜、秋白梨、文官果、甜子;福建则福桔、福桔饼、牛皮糖、红腐乳;江西则青根、丰城脯;山西则天花菜;苏州则带骨鲍螺、山查丁、山查糕、松子糖、白圆、橄榄脯;嘉兴则马交鱼脯、陶庄黄雀;南京则套樱桃、桃门枣、地栗团、窝笋团、山查糖;杭州则西瓜、鸡豆子、花下藕、韭芽、玄笋、塘栖蜜桔;萧山则杨梅、莼菜、鸠鸟、青鲫、方柿;诸暨则香狸、樱桃、虎栗;嵊则蕨粉、细榧、龙游糖;临海则枕头瓜;台州则瓦楞蚶、江瑶柱;浦江则火肉;东阳则南枣;山阴则破塘笋、谢桔、独山菱、河蟹、三江屯坚、白蛤、江鱼、鲥鱼、里河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